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圓通集運 > 視點頭條 > 正文
交流與互鑑,千年書院的“中國樣本”
2020-11-27 07:54:57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李婷婷]]     [責任編輯:[責編:曾璇]]      字體:【圓通集運】

11月21日,湖南大學嶽麓書院,遊客在參觀中國書院博物館展出的陶山書院典教堂微縮場景。

湖南日報記者 李健 攝

湖南日報記者 李婷婷

“細雨,山霧,撐傘的遊人。熙熙攘攘的人羣,讓我想起了哈佛廣場。”

兩年前的秋天,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著名中國歷史研究學者包弼德受邀開講“嶽麓書院講壇”時,在主講人留言簿上寫道。嶽麓書院海外學術交流中心主任、80後青年教師戰蓓蓓,將它翻譯成這樣一首“小詩”。

此時,初冬已至,銀杏尚黃。眼前的嶽麓書院,正是當時包弼德所見的景象。從大門進,沿着中軸線往裏走,想象着歷代山長和古往今來從世界各地湧向此處的代代學子留下的足跡,頓覺腳下生起文脈貫通的“氣場”。只是相比百年前,如今在書院裏漫步的,多了許多金髮碧眼的師生。

一座書院,為何千年絃歌不斷?大多數人瞭解它的“傳統”,卻鮮有人知道它的“開放”。續接歷史,學貫中西,承朱張之緒,取歐美之長,正是學術交流的自由,為嶽麓書院的千年輝煌提供了可能。

“走出去”+“請進來”:讓一粒種子收穫一片樹林

整個疫情期間,一場名為“全球嶽麓英語角”的線上活動,通過電腦屏幕,在世界各個角落“點亮”。來自美國、英國、葡萄牙、韓國等多個國家的書院外籍教師,跨越時差,相約每週五晚9點,與嶽麓學子展開英語讀書交流。

早在疫情之前,嶽麓書院就開闢了線下實體的英語角,由歷史、哲學等不同學科的老師和學生,組成閲讀小組,共同翻譯嶽麓書院學規、文獻、書信等。“活動的初衷是對學生的訓練,但同時促進了院內不同背景、不同學科的師生之間的交流與協調。”戰蓓蓓説,從更長遠的角度看,可能會積累出一個以書院為主題的英文文獻集,“把我們的學術推出去,助力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走出去’。”

“走出去”的同時“請進來”。近兩年來,嶽麓書院積極開展訪問學者計劃,每年聘請20名左右境內外著名學者訪問嶽麓書院,並明確力爭通過10年左右的持續努力,將嶽麓書院建成國際一流的國學研究重鎮和交流平台。

目前,嶽麓書院引進的14名外籍教師及海歸博士,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英國牛津大學、倫敦大學,日本京都大學,德國海德堡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等世界知名高校。書院教師中,也不乏有美國哈佛大學、夏威夷大學,英國倫敦大學,荷蘭萊頓大學等名校訪學經驗的老師。他們以工作小組的形式,重點聚焦海外招聘、與世界知名高校的國際合作、師生出國(出境)訪學交流、專家學者來訪和講學等方面提供專業服務。

“海外學術交流中心的成立,就像播撒了一粒種子。現在,嶽麓書院全體師生髮揮優勢,形成合力,希望未來會收穫一片樹林。”戰蓓蓓説。

創新國際交流平台:更有能力與世界對話

嶽麓書院海外學術交流中心成立於2017年,與眾多在漢學研究、東亞研究方面卓有成就的國外一流高校,如哈佛、康奈爾、海德堡、首爾等,建立了實質性聯繫,互派師生、交流人才與學術。中心致力於建立多層次、多方位國際合作關係,在學術交流和合作中全面提升嶽麓書院的學術競爭力、社會影響力和國際化水平。同時,為嶽麓書院師生提供了一個更為專業的海外學術交流平台,以期培養更多擁有國際化視野的高素質創新型人才。

2019年9月,嶽麓書院與牛津大學皇后學院手稿與文獻中心合辦“中國思想的物質性會議”,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一起,在書院的明倫堂用中英雙語進行學術對話,書院美籍教授戴彼得(Peter Ditmanson)老師笑稱,這是與“一所較為年輕機構的合作”。

“今天的嶽麓書院,師資力量雄厚、學位體系健全、科研成果豐富,擁有了更多與世界對話的機會,也更有底氣和能力與世界對話。”戰蓓蓓説。同時,嶽麓書院通過“嶽麓書院講壇”這一學術交流平台廣邀海內外名家前來講學,文化輻射力和國際影響力在不斷提升。

嶽麓書院院長肖永明教授表示,重視學術交流不僅是古代書院的傳統,更是當代嶽麓書院的特色。海外學術交流中心正助力嶽麓書院創新國際交流平台,提升國際學術交流能力,拓展海外學術交流網絡,打造學術創新的高地。

為積極推動學生海外交流項目,每年全院有20%的學生赴境外攻讀學位或進行課程學習、開展短期交流,並由嶽麓書院發展基金和蔣歡海外交流專項基金提供資助。嶽麓書院教師赴國(境)外參加學術會議,同樣可獲得相應資助。

高水平的國際交流能力,離不開高水平的英語能力。嶽麓書院的各項獎學金中,“赫曦外語獎學金”用以獎勵外語成績達到國(境)外高水平大學留學標準的書院本科生。

如何更好地走出去,怎樣更好地去跟世界對話?“讓不同國家的人能更好、更有效地理解中國文化,將中國文化更深層次的內涵傳遞出去,我覺得是現在的一個重點。”戰蓓蓓説,走出去,才更能理解自己文化的獨特性。

跨時空交流與互鑑:獨一無二的“中國樣本”

有意思的是,853年前,曾主持白鹿洞書院的朱熹,一路嗅着千里之外的“理學”氣味朝着嶽麓書院走來,與彼時的山長張栻,開啓了中國文化史上著名的“朱張會講”。因同氣相求而引發的學術“接軌”,也從側面誘發出自己更深層次的思考,交流、碰撞,最終達到融合。

在戰蓓蓓看來,嶽麓書院一直有着“兼收幷蓄,包容開放”的基因。“朱張會講,其實就是不同地域、不同學術流派之間的碰撞與交融。”這種始終貫穿的學術自由的氛圍,在南宋激盪出的迴響,餘波至今不絕。

而嶽麓書院裏那些不同時代下文化標誌性人物的紀念碑,告示着來到這裏的每一個人:從這裏出發的文化名宿,一直跨越時空進行對話,不同地域、文化、學術觀點之間的差異與對峙,都被這座山、這方庭院融解,讓更多元的思想汁液,流經更豐富的文化脈絡。今天的湖湘人,依然被這些汁液澆灌、滋養。

這座“活着”的千年書院,它的過去和現在,正是中國文化傳統自成體系、獨具特色、生生不息的一面鏡子。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在全球化的今天,嶽麓書院通過機制建設、平台建設、隊伍建設三位一體服務人才培養,着力提升國際化人才培養水平,不斷開拓國際化人才培養新格局,助推學校“雙一流”建設。嶽麓書院的海外交流與文明互鑑,正在成為獨一無二的“中國樣本”。

2017年夏天,英國皇室安妮公主、英國駐華大使吳百納一行參訪嶽麓書院,正巧遇到書院學生自行舉辦的讀書會。安妮公主興致勃勃地加入了讀書會,瞭解到我國首位駐外使節郭嵩燾正是嶽麓書院的畢業生。1876年,郭嵩燾受命赴英,擔任英法公使,在倫敦設立了使館。安妮公主感慨,時間沒有淹沒這座古老書院的讀書氛圍,反而讓它更加豐富與多元。

就像眼前的細雨、山霧、撐傘的遊人、三五成羣捧書閲讀的學子,正通過這座庭院從時光深處散發的氣韻,與歷史對話,與名宿對話,與世界對話。他們頭頂,是層林盡染的嶽麓山,更是廣闊時空裏燦爛的文化星河。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