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華聲在線 > 圓通集運 > 湘江副刊 > 正文
在朝鮮開城保衞和談
2020-11-27 13:25:00 [來源:湖南日報]     [作者:[作者:袁福生]]     [責任編輯:[責編:曾璇]]      字體:【圓通集運】

袁福生

“聯合國軍”和談代表團的車上,都插着一面白旗

人們期望、盼望,甚至可以説是朝思暮想的戰鬥消息終於傳來了。1951年5月30日,按志願軍司令部命令,我軍於6月10日前進至南川店、新幕地區,在禮成江西岸,構築縱深防禦工事,堅決阻擊北犯之敵。我軍上陣後,不僅阻止了敵人北犯,且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為扭轉當時的戰局,奪取戰鬥的主動權,進行“和平談判”,創造了一定的條件。

同時,我139師配屬炮兵第10團野炮營,奉志願軍總部的命令,開赴三八線之朝鮮古都開城,擔負保衞和平談判的莊嚴使命。7月7日,部隊進抵開城城郊,按指定的地域佔領陣地,組織防務。

板門店依南北走向,有條彎曲小河,中間有一座小橋。敵人在橋東,我第416團在橋西,面對面相隔僅一百多米,雙方的一舉一動都看得清清楚楚。

和談開始的那天上午,我方代表團柴成文同志和我,乘吉普車到板門店橋西頭,迎接“聯合國軍”和談代表團,其首席代表是美國海軍中將橋埃。橋埃和他的代表團坐着美式吉普車,每輛車上都插着一面白旗,從橋東開了過來,就像前來投降一樣。

和談的頭三天,台灣國民黨的所謂記者(其實是特務)也來了。他們一到就碰了釘子。美國記者對他們像對待奴才一樣,動輒就訓斥一頓。其他外國記者也看不起他們,常常不予理睬,弄得他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位姓魏的英國記者, 站在公正的立場上,指責美國侵略朝鮮,談判不懷誠意。一個國民黨所謂“記者”竟不知羞恥地質問他:“你為什麼替中國人説話!”英國記者非常機靈地反問他:“你是不是中國人?”問得國民黨“記者”頭上直冒汗,半天才擠出一句話説:“我是蔣介石的中國人。”大家聽了鬨堂大笑。打那以後,就再也看不到國民黨的所謂“記者”了。

中朝雙方將軍親臨板門店向烈士致哀

和談中,美韓並沒有誠意。一天,美軍公然派轟炸機轟炸了開城和談地區,炸彈落在我方代表團駐地附近。

美軍、李承晚軍還經常在中立區設置埋伏,有計劃、有預謀地傷害我方人員。8月19日凌晨,我師偵察連排長姚慶祥率一個班,嚴格按談判規定執行正常巡邏任務,行至中立區內的松谷裏附近,遭到李承晚軍埋伏的三十餘名武裝人員的突然襲擊。姚慶祥同志不幸被子彈擊中,當場倒在血泊裏,造成了震驚中外的槍殺中立區軍事警察事件。

當天上午,根據我方要求,雙方聯絡官趕到現場,在新聞記者的目睹下,進行調查。鐵證如山,對方聯絡官張口結舌,無言以對。據此,我方代表向聯合國代表團提出嚴重抗議!下午二時,李相朝將軍(朝方)、解方將軍(中方)親臨板門店向烈士致哀。他們抑制住內心的悲痛,望着姚排長血肉模糊的面孔,靜默3分鐘。李相朝向在場的我方人員説:“姚慶祥烈士為保衞和平談判而犧牲,他永遠活在我們朝鮮人民心中。”

20日上午,我們在開城莊嚴隆重地舉行了追悼大會。會前,李克農首長親臨靈堂檢查工作,並讓喬冠華同志寫了一副非常醒目的輓聯:“世人皆知李奇微,舉國同悲姚慶祥。”追悼會邀請了各國記者參加。美國記者在各種壓力下,也不得不為烈士戴黑紗致孝。朝鮮人民軍南日、李相朝將軍,志願軍停戰談判首席代表鄧華將軍、解方將軍參加了追悼會。在追悼會上,我以開城中立區軍事警察部隊負責人的身份,報告了姚慶祥烈士遇難經過,並介紹了烈士生平事蹟,與會人員無不淚下。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員鄧華將軍講話,他嚴厲譴責了美韓破壞和談的陰謀,揭露了敵人背信棄義,無恥襲擊、殺害我和平戰士的罪惡行徑,號召大家務必加強戒備,提高警惕,隨時準備打擊敵人的挑釁和進攻。追悼大會結束後,開城市各界人士親赴市郊子男山,為姚慶祥烈士舉行了安葬儀式。

1951年8月20日,我139師在完成保衞開城“停戰和平談判”任務後,除留下417團輪訓隊、四連、七連和師偵察營繼續擔任保衞“和談”任務外,其餘部隊奉命離開開城,進至臨津江東岸執行防禦作戰任務。

(編者注:袁福生將軍系湖南茶陵人,曾參加長征,後任47軍139師政委等職。1961年晉升為少將軍銜。本文系袁福生將軍生前所寫的回憶文章,真實記錄了抗美援朝戰爭中一段鮮為人知的往事。其家人特別投稿本報湘江週刊,以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

今日論點
深讀
經濟視野